馆类:经济馆 馆名:抗洪英雄--康波
4月4日 点烛
3月13日 点烛
2月29日 献歌
2月11日 点烛
2月2日 上香
 


才.点烛
人物照片
姓名:康波
生辰:1981-10-10
民族:
忌日:2007-7-17
籍贯:忠县
地区:重庆
国家:001
职业:新闻

献花

献歌

点烛

上香

祭酒

其他

其他

   康波,男,汉族,1981年10月出生,重庆忠县人,2001年9月入伍,武警重庆总队政治部新闻干事,大学本科,2003年5月入党,未婚。曾在去年的渝北白云山发生森林火灾时,与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解放军报联系,汇报线索,采写稿件。电话连线报道《重庆渝北区发生森林大火,驻地武警群众5000多人参加扑火》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 

  追忆

  家里太穷 康波上初中每月只花2元

  得知儿子出事后,康波的父亲康建林和母亲文学萍拿出家里所有现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和大姨和二姨包了一辆车,从忠县急忙往重庆赶。

  “我们不怪他上前线,他是我们的光荣。”文学萍说起儿子,很沉稳,但泪水不断流出眼眶。说起儿子,母亲自豪的同时,还露出一丝丝微笑,“儿子很懂事,我应是天下最幸福的母亲了”。

  上初中:每月只用2元钱

  康波的母亲文学萍谈起儿子很沉稳,她说,自己和丈夫康建林没文化,供孩子上学是一辈子的理想和愿望。康波读初中时,为了减少家中负担,他每天要徒步两小时上学,身上还背着一天的米饭和咸菜,就这样,康波每月的花销只有2元。

  高中时,学费和生活费无奈有了“高要求”,但康波每月也只用50元钱。为减少家里的负担,康波选择考入军校。

  上军校:首笔津贴为父母治病

  考入军校,本该欢喜,而康波家却因为农田歉收和家猪病死而烦恼,家里没有钱,康波咬着牙,没带走一分钱就奔赴学校。

  进入成都指挥学院后,康波把第一个月的津贴寄回了家,康波这笔钱是给父母治病的。拿着这笔儿子第一个月的收入,父妻俩高兴得泪流满面。

  家太穷:父母当力哥6年还债

  尽管如此,家里还是欠了一大笔钱,于是趁儿子读书之际,康波父母来到忠县城区,花几十元租了一间不到10平米的租赁房,当起了力哥。女子当力哥遭到了很多白眼,收入也微薄,但文学萍坚守着供儿子读书还债的信念,坚持了下来,

  康波父母这一干就是6年,为此,康建林腰椎受到严重伤害,文学萍的脚踝犯病也成了老大难。康波的老家在忠县东溪镇普罗村9组,家中的房子已有100多年,为了供两个儿子读书,康建林一直舍不得花钱修整,木梁早已朽坏。

  成表率:亲弟和表弟都是军人

  受哥哥的影响,弟弟康寒冰高中毕业后也应征入伍,今年调至武警重庆总队六支队。弟弟说,哥哥出事当天,他接到武警政治部宣传处的电话,问及家庭住址时,他就呆了:哥哥出事了吗?难道今年7月1日报到时,就是与哥哥的诀别? 

  康波还有个表弟,是二姨的儿子范家德,他也是受表哥影响参军的,曾在武警重庆总队二支队服役。今年5月28日,范家德暴病抢救无效身亡,连续失去两个亲人,康波的二姨文卫琼昨天泪流不断。

   抗洪英雄康波被批准为革命烈士并追记一等功   

  22日上午,抗洪英雄康波的遗体告别仪式在重庆市渝北区殡仪馆举行,数千名群众赶来吊唁。此前,武警重庆总队党委批准在抗洪抢险中英勇牺牲的重庆总队政治部新闻干事康波为革命烈士,追记一等功,并号召总队全体官兵向康波同志学习。
 
 “忘死救灾豪杰平功能史能碑,舍身抗洪英雄壮举可歌可泣。”

    这副挽联写给一位年轻的中尉警官——武警重庆总队政治部宣传处新闻干事康波,他年仅26岁,7月17日在抗洪抢险一线采访时光荣牺牲。 

    让我们从康波牺牲的地方启程,聆听那一句句至今仍回荡在嘉陵江畔的豪言,追寻英雄最后的壮丽征程吧。 

    50多次参加抢险救灾和重大值勤任务,他总是冲锋在前,既当战斗员,又当宣传员 

    7月17日凌晨,一场115年来最猛烈的暴雨突袭山城重庆,16个小时中,重庆市部分区县降水超过300毫米,沙坪坝区陈家桥镇被淹,水最深处达5米,来不及转移的近万名群众被困。 

    下午15时,武警重庆总队800多名官兵在副总队长常建民带领下奉命救援。康波因为前一天晚上加班到凌晨3点,抢险队伍名单中原来没有他。就在第二艘冲锋舟推下水,马达开始发动时,康波趟着齐腰深的水赶了过来:“我是搞新闻的,这个时候就该在现场。”说罢毫不犹豫地上了冲锋舟。 

    据同坐一船的新闻干事杨仕金回忆,倾盆大雨中,康波在颠簸的冲锋舟上一次次侧身,将镜头伸出舟外,拍下武警战士救援群众的画面,拍下最危险的受灾群众所在位置。这期间,冲锋舟随洪峰起落,康波两次险些掉入水中。途中,康波看见一个在洪水中向安全地带转移的男孩,就把自己的救生衣给了这个男孩。 

    17时13分,一个急浪打来,康波乘坐的冲锋舟侧翻,船上人员全部落水。30分钟后,其他落水人员被赶来的战友救起,却没有见到康波的身影。19日13时40分,当战友们在距离落水点4公里处梁滩河下游找到他时,康波已英勇牺牲。他的右手腕上还挂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数码相机。 

    康波拍下最后一张照片的时间是17时12分14秒,他用不满26岁的生命为人们留下了最后的财富——还未来得及洗出的37张照片。 

    在武警重庆总队招待所里,作勤处参谋王建华对记者说:“我和康波第一次认识是在一次扑灭森林大火的战斗中。去年6月12日,璧山县金剑山突发森林大火,我和战友转战在各个火场。战斗间隙,大伙坐在地上休息。这时,有人递给我一条湿毛巾和一瓶矿泉水。我睁眼一看,是一位身材微胖的中尉警官,他在摄像机包里塞满了矿泉水,正挨个发给战士。他自我介绍:‘我叫康波,是刚调入总队的新闻干事,明天的《人民武警报》一版会有你们这次战斗的消息。’” 

    战士王余刚说:“在玉峰山灭火中,康波发现烈火吞噬了几间民房,听到房内有人呼救,冒着滚滚浓烟破门而入,背起70岁的老人何全友就往外冲。烈火把他的眉毛烧焦了,胶鞋烧烂了,他全然不顾,背着老人冲出大火。” 

    参谋刘战武谈起这位生前经常一起合作的战友,感慨地说:“他真的不怕死。每次抢险,他总是冲在最前面。” 

    干事赵乾回忆:今年5月25日,彭水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一栋民房倒塌,被埋群众生死未卜。当时康波正患重感冒输液,得知总队将参加抢险救灾,立即拔下针头奔向灾区。 

    在救灾现场,康波对准废墟的每一个空隙大声喊:“里面有人吗?”他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仔细搜寻,突然,两块大石头的间隙传出微弱的声音,康波激动得大声喊:“这里有人,下面有人还活着。”他一边喊,一边不停地用手刨土,小心翼翼地搬石头,指甲都磨掉了。5个多小时后,终于抢救出3名群众。 

    在回去的路上,康波开始构思稿件。第2天,他采写和拍摄的10多件新闻作品被多家报纸、网站刊发。 

    康波2005年6月从武警成都指挥学院毕业分配到重庆总队,至牺牲时不到两年时间,先后参加了50多次抢险救灾和重大临时勤务,每次都是主动请战,冲锋在前。没想到,这次战斗却成了他最后的征程。 

    在领导和战友眼中,他始终是个好战友、好兄长、好干部 

    康波牺牲的消息传来,七支队一级士官邱炬泣不成声:“康干事,我还没对您说谢谢呢,您怎么就走了呢?”他回忆道: 

    “今年3月8日,我50岁的父亲在重庆打工时不慎掉到加工池里,全身60%被烫伤,两天后不幸去世,工厂却以他不是正式员工为由,不给我们家任何赔偿。 

    有一次下哨回来,值班员让我去接电话。电话那头说:‘我是总队的康干事,从别人那里听到了你父亲的情况,你别急,先把你父亲的情况和我说一说。’ 

    过了几天,有战友对我说,你爸爸的情况登到报纸上去了。我果真在《重庆时报》和《重庆晨报》上看到了康干事写的呼吁有关部门为我父亲维权的报道。很快,有关部门介入,工厂最终赔偿我家近10万元。那以后,我一直想当面对康干事说声谢谢。没想到……” 

    康波牺牲后,战友李刚第一次“埋怨”起康波:“他经常为战友们照相,却几乎没给自己留下什么音像资料。” 

    “每次抢险,他除了掌握第一手资料,还给战友们拍照片。他常说:战友们抢险时辛苦,要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英勇形象。康干事很细心,只要战友们抢险事迹一上报纸,他准会揣在包里,拿给战友们看,让大家从中受鼓舞。 

    康波牺牲后,新闻媒体需要他的照片,结果我找遍了几台他常用的电脑,一张都没有发现。” 

    谈到康波牺牲,一级士官杨有方禁不住泪流满面。他是康波以前带过的新闻报道员。 

    他说:“康干事不仅教我如何撰写稿件,还教我怎样当兵做人。我们俩合作先后在《解放军报》、《人民武警报》等媒体发稿20余篇,他对我工作上要求严格,生活中关怀备至,把我当成亲弟弟一般。 

    去年6月,我和康波奉命去二支队十中队采访老红军匡根山。采访完后,康干事让我撰写初稿,并说:这是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我如约把稿子交给了康干事,他看完后说:不行,要重写。随后耐心给我讲如何谋篇布局,如何描写场景,如何让故事感人,在康干事指导下,经过6次修改,人物通讯《匡根山:湘江由清水河染成了红水河》完成,后经新华社发通稿,被40多家媒体转载。” 

    他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同时又经常用真情温暖着别人 

    在清理康波的遗物时,战友们发现,办公桌4个抽屉里装满了书,宿舍里除了几身军装,还有一柜子书籍和一大摞荣誉证书。 

    康波爱学习,在总队没有组织计算机等级考试时,他就拿到了二级证书。他有爱剪贴资料的习惯,机关的同志需要找资料,他都会热心地把剪贴本上有关内容给复印下来送去。 

    总队政治部主任卢成元给我们讲起了那件令他难忘的往事。 

    “一次采访中,康波了解到一个中队出了事故隐情不报,立即深入采访,写成了一篇报道,剖析了这个单位出事故的前因后果。 

    报道写好正准备发时,有战友打来电话说:你这样搞容易得罪人,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康波就这件事找我汇报:‘主任,现在正抓作风建设,我想把这篇稿件发表出去,让大家引以为戒。’我赞许地点了点头。这篇稿件于2006年9月28日在《解放军报》刊登,被批评单位认真吸取教训,进行作风纪律整顿,工作比以前有了很大进步。从这件事我看到康波作为一名新闻干事的强烈正义感与使命感。” 

    在康波牺牲前两小时,《重庆商报》记者杨龙曾与他擦肩而过,他本不认识康波,但几句关怀的话语,让他心里十分温暖。 

    杨龙曾说:17日下午4时许,我几经努力,乘车赶到陈家桥镇,镇中心已经成为泽国。我向中心区域涉水前行不到20米,洪水就淹至臀部,到处都能听见群众焦急的呼救声。 

    但随后,焦急的声音变成了欢呼声,因为武警部队的几十辆大卡车来到现场,还带来了10多艘冲锋舟和10多艘橡皮艇。几百名武警官兵争先恐后上船,准备进入中心区域救人。 

    “会游泳不?兄弟小心点哟!”当我准备登上橡皮艇前往洪水核心区域时,一名素不相识的武警干部站在齐腰的水中,胖乎乎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右肩。我并不认识他,在洪水中,能得到这样的关心,我感到心中多了一丝暖意。由于时间紧迫,我只回头点点头,连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和抢险的战士离开了,而他搭乘后面的冲锋舟前往现场。第2天噩耗传来,才知牺牲的抗洪英雄竟是叮嘱自己的那位警官——康波。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杨龙说,“康波没有死,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创建:2007/7/29 21:16:16  访问: 974
维护人:天堂之家  信箱:cq00023#163.com 

Copyright (C)2004-2008 版权所有:重庆殡葬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